十三章 奴有意君无情莫虚妄-梦江
<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output class="ynxbplu"><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output><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

枭梦 > 枭梦 > 十三章 奴有意君无情莫虚妄
字体:      护眼 关灯

十三章 奴有意君无情莫虚妄

看着吴逸咄咄逼人的神态,一田拍了拍脑袋,片刻后用亲和的声音说道:“对不起,我刚才说过了,我是你们所说那个胖子的三弟,也是张勇的室友,如果有什么冒犯,我深感抱歉。”

    对于这些人,在低调了俩年中的一田没必要去理会他们,当然对方也是这样认为的,一个卒子而已!

    杨波做出一个非常可笑的表情,夸张的笑了笑,撇了一下脖子对一田说:“小子,我不管你是谁,你那个胖哥惹了我们顾老师生气,一个道歉能解决,我们就没必要兴师动众的过来了。”

    一田眯了眯眼睛,低声道:“那你想怎样?”

    “离开东陵大学,离开上海,不要在顾老师面前出现。”杨波耸耸肩。

    “等下,离开前,我至少要在他那个傻子二哥面前,玩玩这货吧。最起码他要知道,打扰了我的好事,是要付出代价的。”吴逸站在杨波身旁,舔了舔嘴唇。

    张勇听到他们说的话,连忙站起来,冲吴逸直摆手道:“吴哥,不要这样,大家都是个朋友嘛。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到时候斗个俩败俱伤,不也是损你吴少面子么。”

    自从张勇知道二爷的往事之后,他一直保持着半信半疑的状态,兴许是这俩哥们喝多了吹牛B呢。毕竟在中国,这种妖孽级人物太少了,能见到一个,也是天仙下凡似的。

    “俩败俱伤?”吴逸和其他公子哥相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片刻,他说:“喂,张勇,告诉你,在上海,还没有人能和我们斗到俩败俱伤,皇城根下来的太子爷晋阿蛮也不行,到这里嚣张,在我们上海圈子中逼迫下,也要乖乖的回去。

    看到没,在凯迪拉克XLR中的那位姑奶奶古月茗,她的哥哥古月松可是上海一线大少圈子里翘楚,在圈子中,他的手段一直以心狠手辣为出名,和他那个退居二线,仍有大量门生的将军爷爷,极其相似,别说我们,就是北京来的燕阿蛮也要软蛋,加上他爸带着老将军的红色背景下海经商,混的是一个风生水起,如鱼得水。你认为我们会俩败俱伤?可能你连我们一根毫毛都伤不了。”

    几句话摆明了自己的立场,意思很明确,就是我很牛叉,别惹了小爷我。

    说完这些,吴逸头拧了一下,说着就让手下上前废了王一田,他可不傻,下午尝到了一田拳脚功夫,现在还疼的龇牙,晚上就叫了几个家里的好手跟着自己,如今正好让这小子尝点苦头。

    一田看着正欲动手的众人,头痛欲裂,本来就喝了点酒,走路堪堪站稳,现在又遇到这主,他的手下走路生风,看样子不是吃蒜的弱牛草马,今晚算是撂这了,正思考如何因对之时,一辆车突然出现在眼前,不及多想,赶忙拉着张勇跳开了去,逃过一劫。

    吴逸和杨波这群富家子弟可没有那么好的身手,况且事发突然,不及躲闪,被时速不高的车给一路推到二十多米,才纷纷躲开,个个狼狈不堪,待反映过来,向肇事者看去,顿时大惊。

    一个身材臃肿的胖子坐在姑奶奶古月茗的凯迪拉克XLR里,手舞足蹈的摆动着各种仪表开关,最后一咬牙,学着其他人刹车,向下猛踩踩了一脚,不知踩到油门上,搭载4.6L自然吸气V8发动机的XLR,如同野兽一般向前猛的一窜,直到撞到花坛才停了下来,所幸离花坛不远,惯性不是很大,胖子没有受伤,只是把音乐开关给刮开了来,音乐顿起:怎么忍心怪你犯了错,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

    胖子不知道怎么打开这辆由三个字母组成——XLR车门,直接蹬着昂贵的真皮座椅,从车上跳了下来,然后对着不远处站着古月茗不满道:“你这玩意怎么还没QQ好开,连个顶都没有,下雨了我看你得瑟···”

    吴逸与杨波一看这位爷就是下午的罪魁祸首,也不顾刚才狼狈不堪,顿时乐了,本来惹了他们,也就是教训王一田等人一顿,然后赶出东海就罢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么!

    现在估计是偷了古月茗的XLR,还把她花几十万改装的XLR车头给撞瘪下去一块,素来以火爆脾气著称的古月茗可不是吃白饭的,发起火来,自己可都得兜着走,看来王一田一伙今天要倒了天大的霉,况且那傻货还鄙视她的硬顶敞篷没有车顶,真是乡巴佬。

    当众人等着姑奶奶古月茗要发脾气时,王一田哭丧着脸蹬着二爷,无奈道:“二师兄,你不是去溜达了么,就不能消停点···我,咱们还是跑吧,这东海市我是待不下去了。”

    “想跑?小子,打见到我们起,你就该消了这一想法。”杨波对着一田邪笑道,然后拿出与川剧变脸似的绝活,对着古月茗馋笑:“姑奶奶,你说是活剥还是剔骨,我杨波给你帮着,别脏了您的玉手。”

    古月茗没有搭理献媚的杨波,拿下黑框眼镜,古怪的看了一眼潘子轩,欲语还休,然后走到她的凯迪拉克XLR面前,坐到刚才被二爷蹬过座椅上,娴熟的把车给倒回来,环视一周众人,徐徐叹了一口气,接着指着王一田向二爷问道:“这就是那位老神仙的四徒弟?”

    “嗯”二爷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大大咧咧的指着古月茗莫名其妙道:“你别想了,我不会答应的。”

    古月茗脸上露出一抹羞容,像小媳妇生气一般,娇哼了一声,把昂贵的眼镜给丢到二爷身上,油门猛然踹下去,转速瞬间提升到7000,独一无二的19英寸合金车轮空转几下,带起一阵烟雾,四个闪闪发亮的排气管带着野兽般的吼叫,绝尘而去。

    二爷不顾众人的惊愕,拿起那眼镜闻了闻,笑咧咧看向一田:“这娘们眼镜真香,要不是她臭脾气,我还是可以考虑的。”

    一田越来越不明白二师兄刚才在干了什么,难道···,一田赶忙打消这一想法,扯淡,那姑娘能看上潘胖子?照这故事尿性,还是奴有意,君无情,潘胖子什么时候这么深沉了。

    一旁吴逸与杨波倒是比一田更感觉无奈,自从和他们打上交道,人生价值观一件接着一件改变,现在更是出乎意料。

    杨波戳了戳吴逸与夏锋,小声问道:“我们怎么办?还打不打”

    夏锋倒是光棍的很,指着四周聚在一起的公子哥:“明天,你想让他们戳着我们脊梁骨骂我们软蛋,你就撤吧,况且凭着那位姑奶奶莫名其妙的话也不能代表她们认识,以那姑奶奶的脾气,要是她认识的人,我们还能在这里撒野,早被她给扔到佘山上看日出了。反正我不管,也走你们走,我就是看这货不爽,今晚就和他死拼了”

    吴逸接着说道:“夏老弟说的很对,要是我们撤了,明天还逛什么夜店,混什么东海摊,这糗事一传开,咱名声可彻底撂这了,退一万步来说,那个胖子,要真是姑奶奶喜欢的人,我们早就脱皮抽筋了,还留到现在撒欢扯淡?”

    一行人一合计,接着就几声吩咐,手下人会意,把手指给捏的咯嘣咯嘣响,一股脑向一田方向围去,看这阵势不把一田剥了一层皮不算罢休。

    二爷看到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围了过来,眼咕噜一转,对着一田喊道:“那个···一田啊,我肚子疼,我得去上个厕所,你在这等我一会,马上就回来吶。”

    说着就跑开了去,不比刚才古月茗的XLR起步慢上几秒,倒是有几个腿脚利索的汉子追上去,一溜烟就被二爷甩开,过了好久才气喘吁吁回来,大骂见鬼了,能打的见过,能跑的就没见过溜那么快地。

    同时,带着拖油瓶张勇的王一田,也是一边大骂二师兄不仗义,一边苦苦应对各个练家子强势攻击,自己不过是半吊子,赢了吴逸也算他吴逸轻敌,现在面对十来个壮汉人海战术,就是十几年的练家子也得吃暗亏,不得不一边打一边向后退去,最后被逼到宿舍楼墙角,一个中年壮汉擦着嘴角鲜血狠狠道:“他娘的,老子很少遇到这么能打的年轻人了,爱才之心我可没有,来,小子,看你还跑啊,看大爷我不敲断你的腿。”

    说着就一个侧踢踹向一田胸口,施展不开的一田硬生生的接住这一腿,心口一痛,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把围观群众给惊吓到啊的一声,像是那一腿踢到他们身上一样。中年汉子没有饶了一田,说着就要踩向一田小腿,凭着那股狠劲是不把王一田的小腿给踩断善不甘休。危难之时,一田一跃而起,抱着汉子踢过来的小腿,身子一拧,向左边一滚,如同疯狗扑食一般,样子是难看一些,但是咔吧一声,汉子倒地抱着小腿惨叫,怕是小腿脱臼了。

    一田扶着墙,站了起来,斯巴达的向众人喊到:“来啊,再来,想死的就别当狗熊。”

    被这一手反击造成的震撼效果,众人迟疑不前,看着倒地不起的汉子捂着腿惨叫,那是从心地里畏惧。

    一田可没等着他们想完,斩草要除根,一而衰,再而竭,三而败,四而亡这道理他是懂的,说着就窜向前去,大脚踢开一后生,形意拳顿时显现威力,短打直进用于战阵中最为适合,无花俏之招法,长劲亦是最快.瞬间放到了三人,一田越杀越勇,直打的众人延原路退回。

    这时围观群众还在叫好王一田的大翻盘,可是一阵骚动,校园里响起刺耳的警笛,怕是哪个好心的家伙怕事情闹大,报了警,于是大家逐渐散去。不一会,警车开到眼前,打头的警车上,一双逞光瓦亮的皮鞋伸了出来,接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艰难的从车内挪下车,环视一周后大喝:“喂喂,住手,住手,我是东海市佘山派出所所长李建国,你们都给我停下,公共场所公然闹事,还有没有王法了。”

    接着挥了挥手,手下警员精干的扑向众人,当然这个众人是指王一田和张勇。李建国不留声色向吴逸杨波等人点了点头,示意派几个代表去做做样子,从娴熟的动作看来,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苟且之事了。

    一田打斗正酣,不想被一个头带国徽的警员拦住,没收住手,把警员给撩到地上,这才发现是警察来了,他连忙冲到那人身旁想把他扶起来,结果身子一阵抽搐,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来了几个警员把他带上手铐,连在张勇一起拖到警车上去。

    李建国走到倒地的警员面前,把他扶起来,笑着问:“小王啊,没事吧。”

    “没事,所长你放心吧,幸好有这玩意保着,要不然我可为国捐躯了。”小王冲所长摇了摇手中的电击器,开心笑道。

    “那你叫几个人去帮吴少他们开车,我们回所里走下程序,吴少他们时间宝贵,快一点解决,下次吴少请我们吃席。”李建国打趣说道,然后向吴逸等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环视一周的吴逸挥了挥手,让众人散去,向李建国和小王递了根九五至尊,跟着小王朝自己跑车走去,小王掏出火机给吴逸点上烟,打趣道:“吴哥啊,好久不见,又变帅了,这次是哪家不长眼的得罪你,回去我好好修理他。”

    吴逸揉了揉脸,吐了口吐沫:“小瘪三,你回去尽管收拾,完事后,雅典皇宫随你逍遥,小妖最近可是常提起你呢。”

    小王一脸回味,半响才点头哈腰道谢,拥着吴少上了跑车。

    还有少数围观群主矗立,宿舍楼上的脑袋也渐渐少了下去,昏暗的路灯洒在一片狼藉的路上,倒是添了几分悲壮。

    李建国见残局收拾完毕,大手再次一挥,让众人打道回府,自己留下和围观学生说道:“这个···大家以后注意安全,遇到这种扰乱治安状况的,希望大家积极举报,国家不会让这种犯罪份子逍遥法外的,好了,大家都散去吧,好好学习,争取报效国家,我们也会给大家创造一份安静和谐的社会的。”

    说完,自己再次挪上车子,一路警笛齐鸣,扰乱鸳鸯无数。

    警笛声逐渐远去,某个角落里,潘子轩鬼头鬼脑的冒了出来,手里拿着不知从哪顺来的鸡腿,边吃边喃道:“这世道,别说看多透,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来了一俩个打着丛林法则旗号的圣人,脱去处女的外衣看去~成王败寇罢了,这下一田算栽进去了,哦呵呵···”

    说着吐出没嚼烂的碎肉,一摇一晃向校门走去,消失在夜色中。

    高潮来了,我塑造的人物如何?反正我要努力,争取露把脸。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airen.net。

枭梦

手机版阅读网址:m.pairen.net
想看更多xx小视频
请打开百度搜索 51射app
有你想要的内容;
或者直接点击-->【下方51射app】

更多内容请点我 51射app

51射app带给你快乐人生


』『为新就业形态劳动者送体检、慰问品,青岛开展温暖季集中慰问活动。
♂★文化观察:“失散”2000多年,良渚玉琮为何出现在西周墓中?。
①⊙北京餐饮有序恢复堂食持48小时核酸绿码可进店用餐。
■◆大爷立遗嘱一分不给再婚妻子,儿子要求60岁继母搬家,法院判了!。
〖┯亚星客车:前11月客车销量1744辆,同比增长4。
↓▄浙江大学脑机研究最新成果在《自然神经科学》期刊发表。
◤⊙打通便民服务“最后一米”。
⊙〓台媒:民进党当局副领导人赖清德确诊新冠肺炎。
』∩一图读懂!“新十条”优化措施划重点。
◥┏韩总统尹锡悦欲与结束世界杯征程的国家队共餐,正一一核对时间。
/▂█还是那么喜欢你┗╝/世勉/﹋ζ大玄狱の⊕/暮诉/军少的神医冒牌妻|▇◥/≡ξ墨语薪。
/】♀天界新秩序▲▅/张童/¤◥幸孕二婚:大叔你省省心∟↑/比西西女王/儒生求道★◤∽/№ミ蝴蝶的双生。
/卐№尸祖々▆/末日诗人/◎∽用缎带来装饰银剑吧!◥┠/雪茶莉莉/星际之终极战舰▃ぁ╭/﹋ξ残念和尚。
/♀←妖怪会所↓┷/虎郎/■▇星际小主播№┐/窝在山村在理论引领的同时,张老师枭梦就家长们遇到的一些实际问题,比如“孩子恋爱了怎么办”、“如何看待孩子追星”等问题给出了具体的解决建议。
7时整,国旗班在出旗曲中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至升旗台,在庄严的国歌声中,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全体师生面向国旗行注目礼。
在理论层面进行深入阐述之后,张老师提出了教育实践中班集体建设的基本模型:理想班级应该是拥有明确目标的,结构有序,氛围有爱的集体。
何芸老师获宁波市城区地理学科?骨干教师?称号。
高一中澳班新生交学费30000元/学年,预收代办费450元,合计30450元。
大坝需要修建在口袋型的地形处,腹地广,出口窄,还应避开断层等地质地形复杂地段,尽量少淹没农田,无泥石流、滑坡等危险地质灾害,以保证工程的安全。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