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章 待他年你若为人我必为雄-梦江
<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output class="ynxbplu"><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output><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

枭梦 > 枭梦 > 十四章 待他年你若为人我必为雄
字体:      护眼 关灯

十四章 待他年你若为人我必为雄

李建国在东海市也算得上号人物,小警员出生,多年媳妇熬成婆,混到了派出所所长。人到中年的他也没有往上爬的决心,打定主意在基层派出所混饭吃。

    他没有什么通天的背景,在这种小地方有几个警员供着,辖区几位老板时不时请吃口饭,洗俩回澡,日子过得也算逍遥。家里黄脸婆也没有嫌弃自己不够出息,还时常回到乡下老家夸赞自己,在乡亲们口中他就是教育自家孩子的典范,逢年过节回乡探亲,家里老乡一口一个大陈子有出息了,总把自己乐的几天睡不着觉。

    自从上层把自己调到佘山派出所,事业更是蒸蒸日上。紧邻着东海大学的佘山派出所,是个油水挺肥的单位,不时有公子哥犯事了,家里过来捞人,也慢慢和上层阶级熟悉,李建国不是傻子,从小警员混起的他,能适应得了这个浑浊的大染缸,看样到退休混个副局,不是难事,况且那些公子哥一口一声李哥叫的,给自己涨足了面子。

    吴逸、杨波、夏锋这几位公子哥是所里的常客,在东海大学里,没有一个显耀后台的爷,也不敢嚣张到哪去。记得上次一帮公子哥和另一帮公子哥发生矛盾,谁身后都牵扯着巨大背景,这下可苦了众位和事佬,不得而知,这帮公子哥没走,那帮公子哥也没撤,校长走了,这事才善罢甘休。

    毕竟么,现在是有钱人的天下,李建国对此也不感陌生,托关系找后门最后获利的还是自己这帮人,还能和这些公子哥称兄道弟,何乐不为呢。

    今天不知是哪位小瘪三惹了他们,算是触了大霉头,从自己到现场目睹的情况来看,这几位公子哥差点就吃了暗亏,看样子今晚就能把前几天赌车输的钱给补回来,也不怪大晚上的,自己白辛苦一场。

    警车一路双闪,不多时就停在佘山派出所,夏锋指着王一田与张勇与李建国说:“那个大高个他爸是教育局局长,和我爸是同一体系的,别搞太难看就行了。那个短寸傻小子多给照顾照顾,出了事我负责。”

    听到这,李建国对着警员吩咐:“小李,带着那个大高个在外面做做笔录就行了,小王啊,你带着那个短寸青年去单间里喝喝茶,他是主犯,涉嫌打架斗殴,你好好调查一番,让他交代案情具体经过,顺便查一查前几天的恶性强奸案与他有没有关系。”

    然后看向几位公子哥,搓着手笑着说:“那您几位随我来,到所长办公室里,我亲自给你们做笔录,您看行么?”

    从没把进局子当丑事的吴逸摆了摆手,三人一道跟着所长进了办公室,轻车熟路的坐下,待李建国泡好茶端到三人身旁,吴逸站起来,递上来一张支票,笔直的鼻梁下那张紧绷的嘴唇向上微仰,拉着李建国的手,未央道:“李哥,这是一点小意思,外面那个短寸小子随便定个罪,玩个半残,顺便让学校开除,逐出东海市就行了。”

    李建国不留痕迹瞄到支票上五个零,没有推脱,接过支票后向三人点头寒暄:“行,几位大少交待的事,我老陈什么时候办砸过,你们就放心吧,回去代我向各位父母问个好,过几天必登门拜访。”

    说完大笑起来,给三人散上了烟,四人开始聊起道上趣闻,满屋烟雾缭乱。

    审讯室是一间狭小、隔音的房间,其中只有三把椅子(两把给警察,一把给嫌犯)、一张桌子和四面空空的墙。这样的布局能营造出一种无所遁形、陌生而又孤立无援的感觉,从而在审讯过程中强化嫌犯“让我出去”的意识。小王把还在昏迷的王一田给带到审讯室,反正陈所长也交代过要“好好照顾”,于是把手铐给勒到最紧,哗啦一声,王一田手腕上被俩条毒牙给啃出血来,突如齐来的疼痛把昏迷中的王一田,给刺激的一哆嗦,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用迷茫的眼神打量着四处,思考着自己在什么地方,只记得自己误伤一名警察,想去扶他的时候,被一股强大的电流击倒,然后就什么不知道了。

    王一田嘴角抽搐了一下,刚才被吴逸那群手下围攻,一心想杀出去,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蒙拳暗腿,现在钻心般的疼直刺激大脑,想用手去揉一揉,又是一阵抽搐,原来手被什么东西给勒到骨头,怕是血都流了出来。

    抬眼一看,一个年轻的警员正在向自己坏笑,稍一辨认,这不是刚才不小心误伤的那位小哥么,刚想道歉,那位小哥跳起来,一脚踹到自己胸口,没有过多言语熟络,就开始疯狂殴打起来。

    本来晚上与那群练家子搏斗时,心口就挨了一记重击,现在加上这位年轻的警员漫无章法的一阵乱踢乱踹,王一田“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残余的血液顺着嘴角流向脖子,直到把衣服染红了一大片。

    年轻警员看着效果差不多,能交得了差事,于是就跑到所长办公室,敲门说道:“陈所长,那小子被我整服帖了,您是否要去看看?”

    一行人走到审讯室,看着嘴角留血,奄奄一息的王一田,纷纷点头。杨波昂着头冷笑:“小子,早点道歉,何愁吃这些苦头呢?”

    王一田抬起被鲜血模糊的双眼,向衣冠楚楚的众位望去,思考片刻,用嘶哑的嗓音低声说:“你过来,我和你说···”

    杨波见王一田要和他道歉,于是就走上前,居高临下,脸上带着欠扁的笑容说:“求我啊,求我,求我我就放了你,哈哈哈···”

    王一田对他笑了笑了,仿佛知错了一般,杨波更加得意忘形,又蹲下准备继续侮辱他时,就在这时,王一田猛然吐出一口血吐沫,把杨波给吓的向后倒去,赶忙抹了一把脸,看到手上般般点点血迹,杨波彻底愤怒,整个人斯巴达的大吼:“给我打,照死了玩,今天我让你知道得罪我是什么后果。”

    看到杨波抄起墙上挂着的警棍,向王一田走去,李建国一把拉住杨波,赶忙道:“杨少?不可!”

    “怎么?你要拦着我?别给脸不要脸。”见李建国上前阻拦,杨波立马和刚才还在称兄道弟的李建国翻脸。

    被喷了一脸唾沫星子的李建国,也不顾杨波的变脸术,献媚道:“瞧老弟说的,我只不过怕打死他脏了老弟的手,到时候给家父添麻烦,让我来,你尽管看着就行,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李建国把头上带着的国徽帽给脱了下来,把领带给系松,弯腰从审讯桌柜子里掏出一只厚实的塑料袋,走到王一田面前,叹气道:“小子啊,别怪我残忍,谁让你不长眼非要和他们做对呢,这袋子要是套在头上,半天可喘不过来一口气,到时候你求生不能,要死不得,啧啧啧,我要是你,就给他们磕头道歉,这苦也就少受了···”

    “呸,他娘的老肥猪,留着道歉给你祖爷爷上坟用吧,你若为人,我必为雄,转步了的山,甩不了的水,今日在这里糟蹋爷爷,明日我定会让你后悔万分。”看到李建国丑恶嘴脸,王一田一字一句念道。

    “师父,生死在命,富贵由天,我今天就算死在这里,也不会给你丢人的。”他闭上眼睛,缓缓说道。

    李建国回头看上一眼吴逸等人,待征得默许后,他让小王按住王一田,整个袋子套进王一田的头里,扎紧袋口。看着逐渐缩小的塑料袋,及挣扎声越来越小的王一田,室内几人纷纷露出笑容,夸赞李建国审人有道,不亏多年老公安,审犯人就是有一套。

    一分钟后,李建国拿下袋子,拿起矿泉水,对着昏迷的王一田当头就浇了下去,被冷水一激,王一田缓慢睁开眼睛,杨波用手揉了揉脸颊,如同桃花般的皮肤透出狰狞,厉声大喝:“你不是能打么,起来啊?乡巴佬,用你的志气活出个人样来,要不然就从小爷我裆下钻过去,老老实实当一把韩信。”

    一田没有理他,低声惨笑道:“你个小狗日的,别让我起来,要不然我就把我内裤塞到你嘴里,看能不能净化你的臭嘴。”

    李建国见王一田还有力气打屁,嘿嘿笑道:“好汉一条啊,那下次就是一分半钟,慢慢享受吧。”

    说着就要把塑料袋再次套进一田头中,突然外面一阵喧嚣,由远到近,轰隆隆的嘈杂声不断,像是百头野兽齐鸣,不时还有尖啸的嘶嘶声响起,李建国与吴逸等人相视一望,充满了疑惑,倒是吴逸先反映过来,不解道:“柳爷怎么把赛车道给改了,这里可是学生区域,出了事不好打理吶,难道又有高手要玩刺激的了?”

    几人正疑惑中,在外面审问张勇的小高,慌忙跑进来,站在门口大喊:“陈所长,柳爷来···”

    还没说完本书唯一一句台词的小高,就被一只大脚踹进室内,倒在李建国身下,随后一男子大刀阔斧的走入,俩道贯穿半个脸颊的伤疤甚是吓人,身穿哈雷皮衣,粗壮的胳膊上纹着几位爆乳女郎,俨然半个活土匪模样。

    他把墨镜挂在胸前,抖了抖身前并没有的灰尘,抬眼看了看李建国等人,从皮衣兜里掏出万宝路点上,抖着肩噗哧一下笑了:“哟,陈大所长,大晚上审犯人呢,工作真是积极哎,不知欠我们车场的钱什么时候还上?”

    李建国一阵尴尬,心想这柳爷也不是为了区区六位数欠款就兴师问罪的那种人,如此说来不合常理,但又不好刨根问底,于是不好意思道:“柳爷,欠您老那钱,我今晚就补上,您老这么兴师动众过来,这不是折我寿么?走走,出去说,我办公室还有上好碧螺春,去尝尝鲜。”

    柳木西没有理他,咬着嘴唇,飞脚踹到李建国脸上,哗一声撞倒一堆刑具,飞车党时期练下的身手不见落下,廉颇老矣,仍能食虎。

    看着李建国下不了台,站在一旁的杨波搓着手和柳木西说:“柳叔,李哥哪里做得不对,你就担待着点,回头我请客,专门给他赔罪,你看可否?”

    吴逸和夏锋也在旁边帮腔,虽然以吴逸的军二代身家不至于怕柳木西,但是刚才还统一战线的李建国这么吃瘪,自己不说说话,面子上也过不去。

    正等柳木西回话时,一个胖子推着柳木西挤了进来,腰上背着的雷锋包却被站在门边的夏锋挂住,他一把撞开夏锋,拿回雷锋包,在屁股后面摆好,跌跌撞撞站到柳木西前面,环视一周,看到血人一般的王一田,不顾众人疑惑,大叫了一声:“三师弟···”

    迷迷糊糊处于半昏半醒的王一田,听到这一熟悉声音,努力把眼睛张开一道缝隙,片刻后,猛然大吼:“狗日的二胖子,你再不来,今天我王大将军就算英勇就义了。”

    说完就昏倒在椅子上,二爷连忙上前,抄起三师弟胳膊,试了一下脉搏,片刻后脸色才舒胆下来,柳木西担心问道:“二爷,你三弟没事吧?”

    “没事,力竭而已。”

    二爷从雷锋包掏出一只发夹,轻松打开一田手铐,看着被勒到发紫的手腕,接着摇头叹道:“有心杀敌,也留把力气等着回天吧,傻缺一样,看样这俩年磨平了你的野心,还没磨平你的犟脾气。”

    搂着一田就向外走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airen.net。

枭梦

手机版阅读网址:m.pairen.net
想看更多xx小视频
请打开百度搜索 51射app
有你想要的内容;
或者直接点击-->【下方51射app】

更多内容请点我 51射app

51射app带给你快乐人生


▅↙全球连线|畅通合作,共赢未来:韩国友人筑梦江苏盐城。
▃⊿昆明一地发文:非必要不返乡。
╚「杭州机场不查健康码和核酸了?刚刚,小时新闻得到回应。
▆♀ST大集:相关核查工作已完成,12月8日起复牌。
^_^﹋男子胸痛一个月,竟从肺里取出一根绣花针!。
▅◥浙江日均快递业务量增至8000万件以上。
/▂¤赘婿当家▂灬/幸福的窜天猴/┷ξ已经无敌了八万年╗┠/被罚站的豆豆/穿越修仙之归途∞┘▂/じ■肖清茗茶。
/_█特异奇侠▽√/萧萧弥乐/◎⊿危险关系:一生所爱^*^∽/算命女贼/穿越之做你的式神┏▲▽/⊙▇叶美茜。
/┯□农门姐弟不简单』ω/天麻虫草花/"』帝龙道※〖/步六孤寒/让你报志愿,你开始逆袭了?卐♀∴/█|彭十九。
/◥▇小小凡人修仙传◇╔/至尊小宝/§∪一言不合成了少镖头Ψ┓/辰九昌 开学后,学生人手一张疫情期间的特殊课表。
参加表演的同学们都很投入,甚至比专业参加戏剧表演考试的同学还要厉害,因为他们全都是即兴上台表演,没有时间酝酿,但表演却很传神、很到位,引得大家捧腹大笑。
  我们得到了得天独厚的学习环境。
杨校长亲切地鼓励大家勤动笔,从写一份完整的新闻稿开始,逐步提高写作水平。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