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章 大元老一叶半山-梦江
<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output class="ynxbplu"><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output><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

枭梦 > 枭梦 > 二十三章 大元老一叶半山
字体:      护眼 关灯

二十三章 大元老一叶半山

上海一家私人医院里,落得个干净利落,没有太多闲杂人等的骚扰,也是安心养病的好地方。

    大熊自从上次被王一田摆了一道,已在这里疗养半月有余,石头那傻子不出手则以,一出手便伤筋动骨,实则不让大熊懊恼不说,人也丢到外婆家去了。

    所幸这里还有身材面貌堪称上等的小护士,每天面对打打杀杀已经厌烦了的大熊每次看到这些小妖精的挺翘屁股,都会感叹是该休息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这次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上的重创,都让大熊生有隐退之意。再风骚的人物也终会有死了的那一天,到时候老婆孩子没有还让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可是比现在伤筋动骨还要丢八辈祖宗的事。

    记得那个一直说自己不争气的老人,到现在还没有脸叫上一声师父的他,总是怀念老人说过的一句话:“过了几年,那一年的大风早已销声匿迹,小佐几杯的当下,可能还会感叹岁月的荣光,以及那一年飘逸的汗水与泪花。再为雄,不过也会被寥寥时光打发。”

    大熊是个下九流的货色,可是下九流的货色也是人,也有其他人看不见的眼泪,摸不着的心酸。

    自从岛国电影泛滥后,小护士也成了众多屌丝必撸对象,铁打铜铸的大熊说到底也算个俗人,近日里见每天细心帮自己换药,青丝沾满汗水也不皱下眉头的小护士那么温柔体贴,大熊不免动了凡心,谁说混混没有爱情,只要还算个人,八辈子也敢站在大街上呐喊,不为什么,这只是个爷们该干的事

    多方打听下,大熊终于知道小护士的名字,他与王一田多年修炼出来的厚脸皮不同,大个子也有害羞的时候,每日里接触的大多都带着烟花红尘味的女子,情场里的虚情假意他或多或少都明白一些,掏心来说,如果他这次能追求成功,大熊也不管什么拳场不拳场的,安下心来找份安稳行业,每日里抱着老婆安享年华,这次,大熊是真的累了,可是也代表着他新生活的开始。

    “大熊,大熊,喂喂,还发呆呢,换药了,你先把外衣脱下,方便点。”一袭白衣,带着听诊器的小护士嘟起小嘴对着大熊埋怨道。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看呆了的大熊仿佛没有听见小护士的话,依旧盯着小护士发呆。

    “哎呀,死人看什么呢,看姑奶奶我不把你眼给挖出来”小护士嘴上骂着,但是手上亲自解开大熊的衣扣,大熊此时像一个婴儿一样任由小护士摆布,好多年血雨风腥过来,与王一田一样泥里水里爬过,在拳场素来彪悍的大老爷们此刻被一介女子治的服服帖帖,不得不说是让人惊艳的地方。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却为你打开另一扇寄托。

    小护士一边忙碌着,一边自言自语絮叨:“疼不?看你个坏蛋以后还敢不敢去逞强了,打打杀杀的有什么好,疼的不是你是吧,像你这样的壮汉也不讨人厌,找个平平安安的事做着不比在社会上翻滚好的多么,这样啥时候是个头吶。”

    大熊忙不停的点头答应着,平时见了女人就毛手毛脚的他,那玩意奇迹般的没有变大,要知道小护士现在和大熊是如此的接近,平时要是有女人和大熊这么亲近,指不定大熊就立即就地正fa。

    “哈哈,好了,还打了个蝴蝶结,怎么样,姑奶奶我的手法是不是很漂亮?”小护士站起来叉腰道。

    看着小护士的幽默,大熊憨笑着点头,老实回答:“嗯,漂亮,真他娘漂亮。”

    “哼,不许骂人,要不然我就生气了。”小护士弯腰轻拍了大熊的嘴吧一下。

    大熊刚想解释自己的不小心,但是盯着小护士方向的瞳孔瞬间放大,冷汗顺着额头就流了下来,一脸阳光灿烂的脸低下来,恭敬道:“叶爷。”

    小护士见到大熊的怪异,下意识往后看上一眼,只见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在身后耸立着,穿着一件卡其色的风衣,配上黑色西裤,一双圆头牛皮鞋衬托着主人的身份,白发沧桑,一道伤疤顺着额头斜烙在满是皱纹的脸上,此外没有过多彪悍的气息,如果比起来,连大熊都能把他给压住,可是眼中那种阴柔的目光让小护士不寒而粟,慌忙向后退去,却被大熊的病床绊倒,没留神就要倒下。

    此时,被大熊称为叶爷的老人身后一位男子上前扶稳小护士,没有太过突兀,只是如行云流水一般,仿佛不经意之间眨眼那么自然,男子把小护士扶稳后,与她点头致意,便又退到老人身后,不做言语。

    老人回头凝望男子一眼,眼神复杂许多,仿佛在责怪他多管闲事,又仿佛在思考什么,男子却没有反驳,一脸淡然。

    小护士仔细打量之下,不由感叹这位男子天生就是正派角色的料,额头宽大饱满,笔直的鼻梁配上紧绷的嘴唇,放在六七十年代的影片中绝对是饰演排长或者连长的扮演者,如果说老人还带有满身阴柔之气,天生的怀疑论就能让人不寒而粟,那么这位男子就是给予人一种过份的安全感,古希腊英雄阿喀琉斯就是这人最好的原型。

    老人用玩味的眼神打量着大熊的惊慌失措,和不时对小护士的担忧,他是一个天生怀疑论者,要不然也不能在青帮那场斗争中脱颖而出,独占一方霸权,许久,老人用低沉的声音打破了一片沉静:“你出去罢,我有点事要和大熊谈。”

    小护士担心的看了一眼大熊,生怕这是仇家来寻大熊的茬,大熊给他一个安慰的眼神,示意小护士离开,她才忧心忡忡的向外走去,关门的时侯还不舍的看了一下大熊,这才出去。

    看着大熊盯着小护士消失的背影目光久久没有离开,老人呵呵道:“要不送给你,我与这家医院的老板还算熟络。”

    大熊没敢回答老人,只是低头不做声。

    老人继续絮叨:“哎呀,大熊啊,来我门下也有三年了吧。”

    大熊低声道:“三年三个月。”

    老人重复念道大熊所说的话:“呸,三年三个月,记得挺清楚的,港比养子(笨蛋,傻瓜),那···让你去帮吴逸小子平事,可是事也没有干成,倒是把我这个盟友的孙子被捅了一刀,现在那个老家伙不仅不与我为伍,而且还退出去我这个圈子,你这以后还让我怎么做人吶?”

    大熊恐惧的想解释什么,却被老人打断:“我知道,这不怪你,侧那(上海话:他M的),那个老家护犊子是出了名的,况且那种动荡年代出来的人都记着仇呢,别说是孙子被捅一刀,就是他门下任何能看得起的人被摆了一道,那个老家伙都会加倍还回去,哎,你说,要是你孙子被捅了一刀,你还会这么淡定自若,不闻不问么?”

    看着大熊默不作声,老人依旧用着玩味的笑容给大熊分析道:“反正,要是我,我都会带着半个家底去把这个面子挣回来,道上玩的,圈子里混的,都以面子为重。”

    大熊无愧抱拳,大着胆子说:“叶爷,我错了,你要打要杀随便,我大熊对不起你。”

    “侬脑子瓦特了,要知道这事不怪你,叶天,你说,你能想明白这事是什么原因么,那老家伙不仅不报仇,还隐退出去。”叶半山转身问道。

    被叫做叶天的男子低吟了一声,面色淡然道:“叶爷,我认为吴老这个时候退出只可能有俩个原因。第一,柳木西的靠山大到让吴老忘却,只好隐退。第二,吴老想要厚薄积发,忍上一段日子才去找那个小娃娃的事,以吴老的做事风格,我想他不是那种能忍能吃瘪的人。”

    叶半山哈哈大笑,拍着手掌赞道:“嗯,不亏是我叶半山的义子,你说的很对,那个老家伙不会忍,以我多年与他打交道的经验,那个老家伙嚣张跋扈也不是一时二刻了,虽然他城府很深,但是只要在他把握中的事,不会说去忍。”

    叶天不悲不喜,等老人说完,也只是静静的站着。

    老人又向大熊说道:“大熊,你也别害怕,谁的犊子谁护着,你是我的人,我不会干那种卸磨杀驴的勾搭。今天我来也就是想问问你把你和吴逸那小子打残了的人是谁?不是你说的那个傻乎乎的汉子,再能打,也不过是他身后的一条狗而已,我问的是那条狗的主人,到底长了几个鼻子几只眼,是不是手眼通天的大才,这些要不知道,我睡觉都不会安稳,虽然我名义上是青帮的大元老,但那场风波后,我早就单干许久,一个青帮帮主王荣鑫,二当家崔小四就能让我寝食难安,这下又多了一个,是有点可笑。有位象流年的老人说我今年注定有一节,看来是没跑了。”

    大熊略微思考了一下,摇头道:“叶爷,素我直言,他真的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也不是那种生来就八面玲珑的主,短寸头大众脸,往远了扯更没什么王八之气,除了身手好点外,我就一俗人,看不出任何惊艳的地方。”

    老人轻咦一声,摇头道:“哎呀,这下子有点难办了,要是你说那个猪头三是八极,形意耍的行云流水的大家,我肯定会专病专治,对症下药,问题是小隐隐于朝,大隐隐于市,一个看不出深浅的小子总比上来就八面玲珑的人让人头疼多了,你不是不知道这类猛人的法子,偏偏在你不防备的时候给你一口,让你疼个十天半个月的。”

    大熊又是沉默不语,与风里雨里拼出来的大元老叶半山说话,自己总是底气不足,就在老人迟疑之间,大熊仿佛想起什么,激动道:“叶老,我唯一感觉的就是这人狠,真他娘的狠,仿佛非洲猎豹一样,逮住猎物就不给人家翻身机会,本来吴逸就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他还偏偏用刀子捅了他一把,没有给别人留任何活路。”

    听了大熊的描述,老人的眼神显得更加阴霾,他转身向叶天问道:“叶天,要是你,你怎么做。”

    “得饶人处且饶人,给大家都留条活路,再···你也知道,再加上我也下不去手。”叶天如实回答。

    老人摆手,示意叶天不要说下去,他走到窗前盯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半响没有说话,受不了这种氛围的大熊欲言又止,最后终于开头说:“叶老,我···我想辞职。”

    老人回头盯着他,仿佛要等待一个答案。

    大熊终于鼓起勇气说:“叶老,我想辞职,我想好了,咱不适合这种打打杀杀的社会,再过一年,我就三十五岁了,不在适合这种漂漂荡荡的生涯,我···我想有个家,老婆孩子热炕头,我真的累了。”

    老人思考片刻,本不想答应,因为最近三年在大熊身上投下去的钱还没有捞回本,况且这么一位拳场探花说走就走,门下损失不是一点俩点就能数清的,可是旁边的叶天没等叶半山说话,就帮腔道:“父亲,你也是有家的人,大熊已萌生退意,强扭的瓜不甜。”

    最终,老人还是答应了大熊,他拍了拍大熊的肩旁说:“好吧,看在你这么老实干了多年的份,伤好后就去拳场教练处报道吧,那边比较安静,还有,这个小护士我会帮你介绍,结婚的时候我会给你包个大红包的。”

    说完,叶半山没有停留,对着叶天说:“小天,准备一下,是时候与柳木西摊牌,准备了这么长时间,我们可以收网了,管他请动什么大仙当靠山,说到底,东海还是我们的地盘,不能被这些小事吓吓就退后。”

    叶天点头,没有半分情绪,然后跟在老人后面出去,一切成竹于胸。

    这也是叶半山最得意的地方,哪家土霸王,浑天枭雄,只要是只手遮天的,大多不会只身一人,背后总有一俩条使得顺手的狗。多年前一时心好救助的孤儿,果然是应了那句好人有好报的俗语。

    病房中。

    大熊望着叶半山消失的地方,眼睛逐渐湿润,看见小护士偷偷打开门,吐着小舌头进来,不由的会心一笑。

    大元老,叶半山,算是圈子中翘楚,背后的心酸不得而知,现在还在为带不进坟墓的东西奋斗着。

    自己,熊霸天,不知名的小人物,背后没有太多心酸故事,现在···释怀。

    每一个安然若素的现在,都有一个撕心裂肺的曾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airen.net。

枭梦

手机版阅读网址:m.pairen.net
想看更多xx小视频
请打开百度搜索 51射app
有你想要的内容;
或者直接点击-->【下方51射app】

更多内容请点我 51射app

51射app带给你快乐人生


∴←21岁“网红”钓鱼触电身亡,家属起诉供电公司索赔121万。
∈§俄3座机场遭袭,布林肯发声:美既没允许也没鼓励乌对俄境内袭击。
▄┅初选入围案例|杭州临平区数字赋能垃圾分类“智治”。
ω┐专访:巴西将全力支持“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谈判取得成功——访巴西COP15首席谈判代表德阿泰德。
┷∏(图表)「国际疫情」世卫组织:全球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达641915931例。
◣☆「新时代新征程新伟业——记者一线观察」当好党的“传声筒”做好群众“贴心人”——湘潭市雨湖区唐兴寺社区推动党的二十大精神落地生根。
/⊙♂谕仙▃┌/闲愁/◣╝绝世医婿◤』/花花公子/恶神传┷∞☆/≮▼浩云本尊。
/ㄨ╗拐个将军做相公∴﹎/一尔玉一/╝☆最强魔仙※╝/空梁/特种女医王※↑≮/╭_蒜蓉蟹。
/◥◎斗破苍穹之斗帝新世界∴」/并集逆丝/╩█开局邪神人偶,我有的选吗▲▂/流御行/和安少的高甜新婚日记▄◥『/∮◢六月白雪。
/■⊙唯有茉惜入我心ξ┇/石榴迷妹/☆◥无限之进化㊣╬/有杀气/大清弊主═〓≥/▽<塞外流云。
外籍教师Jeff Musick老师、家长代表们也纷纷为同学们送上了温馨的祝福。
陈校长强调:当前枭梦的重要任务就是要齐心协力,共同探究,认真细致的做好高考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切实做好高考复习,不仅要巩固既有成果,也要力争突破提高,为08年高考取得胜利及迎接省示范创建工作而不懈努力。
戴书记感谢这么多年来老同志们对学校的付出,并分享长寿的秘诀,希望大家保养好身体,保持年轻心态,力所能及参加学校组织的活动,多参加社会公益活动,发挥?困难报告?制度的积极作用,学校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帮助大家解决实际困难。
在比赛过程中,选手们沉着冷静、稳定发挥,他们流利的口语表达、极具感染力的台风给评委和观众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毕业班的学生,下学期在校学习时间很短,应充分利用这个假期,拟定学习计划,总结得失,补缺补差。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