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章 实用主义or现实主义-梦江
<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output class="ynxbplu"><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output><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

枭梦 > 枭梦 > 三十一章 实用主义or现实主义
字体:      护眼 关灯

三十一章 实用主义or现实主义

中国人不仅注重关系,更是实用主义者。实用主义和西方主导的现实主义不一样,现实主义看清情况办事,实用主义只要好,办不了的创造条件也得办。

    我们的王一田大将军一直是现实主义信仰者,我给你一个笑容,这个笑容能给我换回来多少利益,得回来多少实惠,他那个小算盘在心里可都打的啪啪做响,这次石头表态愿意上他的贼船,加上顾老师这位家族或个人势力都不算薄弱的强援参与,王一田时刻都在心里算计着与叶半山那位大元老的对弈能驳回几分。

    潘二爷也早给王一田吃过一记定心丸,叶半山背后那个历史悠久,早在雍正年间就创建的青帮来说,早就没有瓜葛,只要不是当着青帮面活剥叶半山,他们也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上世纪叶半山从青帮那场动乱脱颖而出后,虽然动用师祖的面子明哲保身,明面上还是青帮的大元老,背地里现任青帮帮主不知对他咬牙切齿,恨之入骨呢。

    总之一句话:“放着心去干,叶半山早在五年前就该香消玉损,不过多出来个叶天那妖孽,成也叶天,败也叶天。”

    这时潘子轩的原话。

    在医院里度过的这些日子。

    王一田问过潘子轩对上叶天有几成胜算,二爷很中肯的答道:“五成,没有你们这些人拖家带口的话,就我一人一包出去,是七成,仅仅七成,我潘子轩在道上的十几年根基全部加上,仅仅七成。”

    王一田倒吸一口冷气,声音颤抖着问:“要是我呢?”

    潘二爷直起腰来盯着他的三师弟,伸出俩根手指正经道:“二成,最多二成,没有叶天的叶半山顶多算条纸糊的老虎,有了叶天,他就能与山西土煤王王陈子文、东北王爷孔苍穹、湖北拐子徐子塞等大佬平起平坐,甚至谁都奈何不了谁。”

    潘二爷看见王一田有点垂头丧气模样,于是安慰道:“人生寥寥几十年光阴,难得失败几次,只要能爬起来重新站稳,跌倒算什么,你完全可以当这是一份赌局,赢则荣华富贵,输了也不丢人,大不了重头再来。”

    王一田抬起头来倔强道:“二师兄,我是不是太怂了,搁在俩年前我可不是这个样子。”

    “哈哈,埋在土里上千年玉器出土时总得开开光,不然哪能见得它的原样,俩年给你迷失的太多,但是磨砺的更多,十年后,你会后悔当初没有指天骂地,神浑颠倒,缺少野心的日子么。”潘二爷双手扶着一田的肩旁,哈哈大笑。

    “谢谢,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与我这俩年来比较,是有点风起云涌,不过我也逐渐苏醒过来,那一腔热血不至于死去。”王一田抬起头来,双眼通红。

    “没事,没事,难得人间一游,作为一个男人,不抽烟不喝酒就算了,要是再不去翻云覆雨俩把,怎么和孙子交代往事,况且你倒了还有大师兄胡一刀呢,那头猛虎要是听到他亲爱的小师弟几进医院,还不只身一人来到东海废了叶半山,什么青帮,什么叶天,都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那头西北猛虎绝对不吃这一套。”潘二爷意气风发,谈笑风生。

    王一田耸耸肩膀,撇嘴道:“我可不想让大师兄笑话。”

    潘子轩满意的摸了摸王一田的后脑勺,转身出去,楼道中传来他那缥缈的声音:“数寒梅,月如霜,美诗飘雪话凄凉,三百年,三生石,人在心中不相忘,莫要庸人自扰之。”

    王一田学着石头的经典动作,挠了挠脑袋嘀咕道:“当然,大仙大佛最害怕的就是庸人自扰,他们也是人,我算么?”

    在其位谋其政,在其位或不谋其政,都不是我这种升斗小民敢去想的事,打不到的总该起来,遥想公瑾当年也只是烂柯一梦。

    叶天不得不说是个另类,那晚一骑绝尘,确实霸道,废了王一田几小时内的行动能力不说,还把王一田送到医院躺上几天,勉强抖擞精神恢复才原样。

    亏得这次托顾老师的福,帮王一田弄了张长期假条,才避免的被学校开除的悲剧,多亏顾老师能耐大,不然王一田出师未捷身先死,直接脱离东陵大学的校门,假条日期随便写,等顾老师交代完这几句,把玩过假条后的石头把假条递给王一田时,王一田直接发现日期已经被石头涂鸦到二零一四年七月,都直接毕业了。

    柳木西这位老混混听说王一田被叶天给打伤,感觉没有尽到地主之谊,刚出院就给王一田安排一份还算可以的住处,本不准备接受的王一田顺着二师兄的意愿就那么入住了,宿舍虽说宽敞,但是带着石头这不安定因素,指不准又得罪哪家公子,到时候腹背受敌,苦也道不出来个所以然。

    和石头搬入万科清林径别墅,装修还算不错,据说是在柳木西赌场里一位商人赌输后抵押的房子,以前可能是包养小三的金屋,所以石头站在房间里品头论足后,颇感满意,直夸柳木西做人实在,王一田则在心中腹黑石头是看上了厨房那一套烧饭家伙,以后都不用再吃泡面,你说石头能不欢喜。

    不过话虽至此,王一田也不得不打心底里明白柳木西那人对自己的关照有加,显然是把全套家当都压在自己身上,这也让自己的压力顿感甚大,山雨欲来风满楼和黑云压城城欲摧俩句同时囊括脑海。

    站在窗子前的王一田瞅着这需要一份彩票头奖才能卖得起的别墅区,不仅手中大汗淋漓,对着身后的石头絮叨道:“我小时候住的是茅草屋,就是一层草加上一层稀泥后的产物,和一群与我差不多大的泥孩子挤在一起睡觉,哪天要是刮风下雨的,都不敢在房子里头待着,生怕一个不小心房子倒了压着我们,那时候虽然吃不饱穿不暖,冬天连个炉子都生不起,可是我们中气,畅快,敢把红军过雪山的勇气拿出来,哪次去城里和那些正规班的孩子比赛考试,我们都没有给那个步履蹒跚的老校长丢过人,得意洋洋地拿着奖牌回来,嘿,谁要是拿到头等奖,晚上吃饭的时候老校长还多奖励一个鸡蛋呢。”

    坐在沙发上看着巨型LED屏幕电视投放出蜡笔小新的石头,捧着鸡蛋方便面痛快的吸溜着,听到王一田的絮叨,抬起头来说:“唔···那你现在怎么能吃得了鸡蛋方便面的。”

    说完还指着宽敞的房间,甩甩手臂,愣是没有出现过方便面的别墅区到是被石头先破了处,他还拿这个当宝一样供奉着,认为能吃上煮方便面就是人生一大快事。

    王一田低下头来盯着脚尖,涩声道:“后来俺们那一片被发旅游区,开发商把我们赶出去讨饭,人丢的丢,该散的散,我流浪到蚌埠荆山附近碰到一个喝高了撒酒泼欢的老头,就是现在我的师父。”

    “谁啊,你师父是谁?”石头继续捧着盆吸溜,眼睛没有离开过电视,显然是在敷衍王一田。

    一田也没有把石头那个样子当回事,全当是自言自语,他接着说道:“我们至今不知道他的真名,只是道上都叫他江木子大师,我们几个师兄妹痛快了喊他一声师父,不高兴就喊他声老不死的,嘿!那个···。”

    没等王一田说完,刚才还沉醉在自己小世界洋洋得意的石头扔下饭盆丢到地上,瞬间穿过距离窗台足有一丈的走道,一把抓住王一田的衣领举到空中,挠着脑袋若有所思。

    与第一次见面一样,当时石头听到潘子轩的名号,也把他举到空中,回忆他师父提到过潘子轩,可后来见到二师兄说不知道石头的出处,这事情便不了了之。(记不得看:十七章一骑妖孽,必定哑口无言

    )

    时间仿佛回到了半个月之前的那一天午后。

    石头傻里傻气的瞅着王一田的衣领,用略带山东庆云口音憨憨问道:“喂,那个,你刚才说江木谁来着?俺没听清楚。”

    王一田指着自己悬空的身体,边风中飘逸边无奈道:“小爷,你先放下我,好不。”

    石头一松手,把一田扔到地上,王一田整理好衣衫心惊胆颤道:“我刚才说的是江木子大师,我和潘子轩的师父,难道你是他道友?你们认识?”

    王一田说完话后,偷偷瞅了石头一眼,生怕这个傻子激动之余连他一窝端,可是石头思前想后还是不得其解,只是光说记得这人给他吃过糖,递过红塔山抽,别的再也没印象。

    石头挠了挠脑袋,靠着落地窗的边缘发呆,明媚的阳光穿透石头那充满男人味的流线身材,赏心悦目,半响后点燃一只烟深邃道:“可能,我天生注定被流浪,在漂泊中而生,碌碌无为,总是在寻找一个终点而前进,可是后来我才发现,这个世界根本没有终点,只有生命的尽头才是终点界。”

    王一田一把搂过石头的腰哭泣道:“小爷,你别折磨我了好么,我答应你,这件事办一办完,我就给你找回终点的路,让你不要迷失自我,哎呦,我这个命呦···。”

    -----------------------------------------------

    出场人物背景在这章该交代完也交代完了,也不用过问主角背景的一说,还有2个星期的新书榜,加油吧,我一直在努力着。这几日的打打杀杀的也闹够了,审美疲劳了么?那下一节绝对会让你眼睛一亮的,赛车专题开坑,怎么说我也是学汽车的,专业知识偶尔卖弄点不为过,话说我该转到竞技板块与起点来的十二中神较量一番···

    -----------------------------------------------

    下一节高潮过去,故事迈入新卷,一介枭雄与一介英雄的火拼,其实这个是最不好写的,我偏要试试反其道而行吧,明义上是主角发展期心性与手法的垫脚石,暗地里是对这个社会上好人不偿命,再有才能也要站好队伍的讽刺,这个社会,“丛林法则”至上!!!

    为毛人家都用富二代当大反,老衲偏偏用英雄当大反,话说我还是去写纪实文学或者八点黄金档吧···

    不要脸的遁之,我嘛都不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airen.net。

枭梦

手机版阅读网址:m.pairen.net
想看更多xx小视频
请打开百度搜索 51射app
有你想要的内容;
或者直接点击-->【下方51射app】

更多内容请点我 51射app

51射app带给你快乐人生


ωζ老人外出迷路小店派出所民警暖心送回。
"』广州地铁:进站无需扫车站场所码及查验健康码。
〖◣达志科技涨86,拟投资不超102亿元建锂离子电池产线项目。
♀∴限价俄石油的后果开始显现。
§∪金迪克:儿童型四价流感疫苗已完成I期临床试验并取得临床总结报告。
┓<书写“绿色”文章助力乡村振兴。
≡◤线上发热问诊量增长美团买药新增“发热问诊”科室。
/▼↑诡异版综漫﹎┨/牛排糊了/⊙"无限轮回之超脱ぁ┯/塟月/一品宠妃∮◆▼/ぁ╰雨之蓝。
/█♂太极第一人ζ№/鲲鹏听涛/㊣╭异界逍遥狂少の∮/星逆/天下第一逆贼↘☆﹏/┗┌风味饮品。
/┐№我有人生推演器做绝代男神﹍▂/外汇似海/∵№好莱坞绘制@◤/我能个儿着呢/星辰帝王♀ζ∪/∮↘韩了个思思。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疯狂的石头怪此外,罗湖中学德育处召开了?文明如厕?主题班会教育;团委制作短视频,以学生喜闻乐见的方式进行文明宣传;校园卫生保洁岗位设立了学生文明岗、党员先锋岗、行政值日岗、家长义工志愿岗等,力争全员动手,齐抓共管。
按区教育工委工作要求,党总支进行了区委教育工委党代会代表推选工作。
   程振理老师主持会议,带领工作坊成员回顾了上半年工作的点点滴滴:疫情之下线上发布,通过网络平台引导教师专业进步;积极组织主题征文,推进教师专业发展;依托课题项目研究,锻造教师科研能力;组织教学研讨活动,促进课堂传承创新,等等。
1. 灾难来临时从来不会提前预告,只有足够关注生命、对生命教育给予足够的重视并且有充足的准备,认真对待每一次安全演练,才能在灾难来临时从容不迫,才会有能力保护自己、帮助他人。
由王国维《人间词话》中相关点评让学生认识到古人对艺术手法早有关注。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