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章 遍插茱萸少一人-梦江
<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output class="ynxbplu"><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output><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

枭梦 > 枭梦 > 七章 遍插茱萸少一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七章 遍插茱萸少一人

庄生晓梦迷蝴蝶,可那是庄周梦蝶,大贤。

    一田不觉得自己是那种老僧入定般的人物,还没到心不动,则不痛的境界。说到底,自己还是一介草莽,在没到一定地步时,还不能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老不死的说自己还是需要修炼,没有达到他老人家的法眼时,就不要出去丢人,否则就让你大师兄废了你一只胳膊。那时候,二哥还在旁边笑问达到你老人家法眼的时候,那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那位在世上逍遥了多年的老头子猛喝了一大口酒。大笑道:哈哈哈,那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便没了下文。

    一田也没有傻到听那位老神仙的醉话。一些事,明白三分,糊涂三分,忘掉四分,才是大道,那些你所不知道的,才是命中注定的。民间有句说法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明师指路。一田亏得了有位师父,只能算名师,不算明师。

    能和你一同笑过、玩过、喝过俩杯酒的人,你可能把他忘了,但是和你一同哭过、跪过、挨了俩巴掌的人,你却永远不会忘。这辈子能给一田刻骨铭心的人没有几个,这次见了貌似妖孽的二爷,所以心痛,更欣慰。

    这次见面,注定俩人不会抱头痛哭,只有闲谈,因为他们是一个师父带大的妖孽。

    “哎呀,好了,好了,三弟,等下嘛,我还没给你那姑娘称骨呢,你等我几分钟,我看这姑娘和我有缘,我得给她定流年,二十块一次我都是便宜她了,她现在肯定在怨你把我给拉走了,她这辈子出不了头,肯定诅咒你一辈子。况且这里那么多姑娘,给我稍许留点面子吧,我二爷的脸可是很值钱的。”二爷被拽着脖子,晕头转向的大叫道。

    一田气的脸都绿了,一把把二爷给扔在地上,无奈道:“二爷,我都叫你二爷了,你能给我省省心么,这里是我们学校大门,你要是想让我安分的过完剩下俩年的安分守己的日子,就给我老实点,那是我们学校神仙姐姐,你要是真给她称过胸骨了,你老拍拍屁股走人了,明天我就会被那些公子哥剥皮抽筋的”

    二爷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顺便从身上的雷锋包里掏出一个不知道在哪里捡的化妆盒,对着镜子照了半天,总算安心的叹了口气,那模样就是感觉一田没有把他的发型搞乱,欣慰的笑了笑,没有理会一田,伸手从裤子里掏出杨波给他的二十块钱,想了想,又塞进包里,带出来了一包皱巴巴的红塔山,四处散烟,等一田没好气的接过二爷的烟后,谄笑的说:“三弟消消气,我这不是来看你了么。”

    “是啊,隔了俩年了,才想起你这里还有个师弟,你还知羞啊”

    二爷干笑着,半响,看了看接过烟不知所措的张勇才说:“好师弟,我还少你这同学打车费呢,你还有没有钱,先帮我垫着,我以后还你。”

    “没有,你上次买彩票欠我的六块钱还没有还呢。还有上上次你要去红灯区的五十,还有上上上次的···”一田越说越气,干脆不说了。

    张勇看着这一对活宝的表演,终于忍不住了,他看得出,这是这对活宝兄弟在斗气,不是真的吵嘴,兄弟能做成这样,也够珍惜一辈子了,片刻说道:“一田,算了,不就是一百多打车费,这钱我还出得起,算是孝敬你二哥了,你二哥这是怎么了,穿成这样子出门,是不是家里遇到什么事了,我这里还有几千私房钱,要不要你先拿去用,给二哥置办身新衣服什么的。”

    听到打车费要一百多块钱,一田又跳了起来,激动的指着二哥说不来话,最后向张勇无奈道:“大个,没事,那钱待会我回宿舍给你,你不要管他,起我认识他,他就这身打扮,他都不嫌丢人,你还操什么心。他的风骚,你不要去懂就行了”

    张勇连忙拒绝,死活不要,心中感叹,平时一田都是给人一种平淡至极的人物,开学到现在,班级里知道他名字的人也不超过一双手,低调成这样也算是一种本事,自己就是开心了就笑,不开心了就过会儿再笑的人,说白了,就是大俗人一个,不能理解二爷这号人物也不足为怪,估计也不是什么凡人,尤其看到二爷刚才震住的场面,和那个神仙姐姐捂嘴叫的一声二爷。听人家说,那个神仙姐姐可是位大能,能破坏顾老师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的,在东陵大学也段传奇。

    这种人,不可小视。

    爸爸送他来这种学校,明确的和他说,读书次要,结交人脉才是你的任务,这不是混帐话,来东陵大学的,抱着这种想法的人也不少。可惜自己从小家教很严,天生不是交际的料,只有沉醉在自己世界,现在能见到这样大能,不学习学习,岂不是一大损失。

    说着正准备仔细观察二爷行为举止,然后瞬间消除刚才的想法。

    二爷看着自己被凉在一边,苦着脸对一田抱怨道:“三弟我饿···”

    一田一捂脑袋,拉着二爷和大个就走。

    咱能不丢人好么。

    本来张勇说要请二爷到档次高点酒店吃点好的,一田郁闷的告诉他不想被门童当成要饭的赶出来,就和他走,这才作罢。

    等到了一家做地锅鸡的小饭店,三人坐下,一田摆手就让老板上五份地锅鸡加俩碗鸡肉煲仔饭以及三斤米饭,老板无奈道:“小店量足,份大,一份足够各位公子吃的了。”

    老板还正在想说下去,就被跳到凳子上的二爷打断:“叫你上你就上吧,我们还给不起钱啊。”说着就把包里那二十块钱给拍在桌子上,豪气顿生。

    老板连忙摆手,按照二爷的意思走了。二爷才跳了下来,拍拍垂头丧气的三弟,大叫道:“哈哈哈,还是三弟懂我啊,二爷我可是三天不吃饭,一吃顶三天的活神仙,哪是那种凡夫俗子所懂的。”说罢又把刚才从杨波那里顺手牵羊来的Panda(Classicedition)扔给张勇,自己拿起那包皱巴巴的红塔山经典1956给了三弟一根,自己点燃了一根,悠悠的吐出来一股烟雾,大爽道:“大个,那烟给你了,还是这烟中我二爷的味”。

    屋中,烟雾缭绕,妖气丛生···

    在一田不住拍着头和二爷的哼唱小曲调戏女大学生服务员中,张勇颤抖的拿起了那包Panda(Classicedition)点上,优越的家庭出身的他知道这是一种高档烟,但这也不足以让自己的双手颤抖。

    他眼角不断着抽搐着,回想着刚才那一幕,可能是角度问题,老板没有发现,二爷是翘着二郎腿斜着身子躺在椅子里的,一只手搭在桌子上,另一只搭在自己肩膀上套近乎,老板说完后,他在自己肩膀轻轻一点,就跳到凳子上大骂大叫了,他不由得想起小时候,他爷爷给他说的燕子李三。他又看了一眼二爷,拉着那个女大学生的手不放的胖子,心中暗叹:这还是一个身材臃肿的胖子么。

    非妖即神。

    这辈子能见得了一个俩个世外神仙,就该拜天敬地了,没由得的还能和这种猛人称兄道弟、谈天说道的,兴许是张勇上辈子做了极天的好事,这不是瞎扯,记得一次一田喝多了拍着自己肩膀大吼:“什么是他姥姥的大能?就是举手之间灭了你的仇敌,谈笑之时定了你的乾坤。”

    张勇是个认命的人,但他不是一个服命的人。纵你有千万华丽,能给我几分几毫?

    张勇也是个闷骚男,闷骚时候,想的也多,心里也明白的更多。他没有把二爷的事拿出来大肆宣扬,有些事,还是烂在肚子里要来的痛快,有命说,没命听,这些都是一田平时所叹的,时间长了,一自己也记下来一二分,现在想一想,还真是有道理。

    想玩这些,他点起了一支烟,不漏声色向一田笑道:“一田,你二哥这是从哪来啊?”,他没有去问二爷,因为二爷也没空搭理他——追小姑娘,缠着给人家算流年呢···

    一田走到二爷面前,一把拽着二爷领子,又给他拎了回来,拍着桌子,怒道:“潘子轩,你个王八蛋今天再敢在这里丢人,你信不信我叫大哥废了你第三条腿,叫小师妹把你的所有股票、基金冻结,叫你个王八蛋再云游四海,没钱我看你游个屁,等着一路要饭回去吧。”

    “回去?我又能回哪去?”二爷委屈的嘀咕道,模样就像被欺负的小孩回家向妈妈哭诉自己的糖果被隔壁的大壮抢走了。

    “二哥,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不能老实的待着一个地方发展么?不说你二爷的名号在当今世上有多响亮,就是你振臂一呼,绝对也有人肯为你拼死卖命,那个老不死他们是找不到了,只求你潘二爷透露点天机,你这样四处云游,有什么好处,你真打算像师父那样,一辈子为国家省了多少避孕套。打算为国家计划生育做贡献”一田看着二爷委屈的样子,无奈道。

    二爷摸了摸那不知道在哪个地摊上花俩块钱剪得锅盖头,解释道:“你不知道,做我们这行的,就是要四处需找机缘,我知道你不信邪,可是有时候,就是那句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刚才大个问我打哪来,其实,我才从湘西归来,在山林里转了一月,待了一月,只为打听清楚当年湘西土家寨闹到中央大员那里的事情,顺便对赶尸等这些传奇事情做些研究。这次,我也算功德圆满的回来了,了解了自己和师父的一桩心愿了,虽说还有很多事情要查清楚,但也取得了一些阶段性胜利,够我二爷心满意足乐活一段日子了。”

    看到二爷眉飞色舞的样子,一田苦笑,拿起来一根红塔山点上,缓道:“随你二爷瞎折腾吧,都是老一辈的事情了,你个年轻后生知道那么多干嘛,准备写历史书,也不要去湘西老林中闹吧,不说那存在不存在的妖神异怪的,哪怕是毒蛇猛兽这些劳什子东西都够受的,我知道大哥原来说过,一个胡一刀都能让东北孔苍穹拍桌子,山西土媒王陈子文花上亿花红拿他的项上人头,如果你老老实实待在西北,以你的脑子玩起来的旁门左道,大哥雷厉风行的手段,加上多年来你走南闯北积累的人脉,岂不是能吞得了那二位妖孽的金罗大仙···”

    二爷摆摆手,示意一田不要说下去:“你知道的,我心不在那上面,我这辈子,能玩会就玩会,什么东西能让我潘二爷感兴趣,我就会责无旁贷的赶过去,看了西游记啊,你没有发现么,就算自己做得了神仙,不还是管不住自己的七情六欲,该杀的杀,该抓的抓,都他大爷的扯淡,我不是做大枭的料,什么事,我心中有本帐的,咱有几斤几两,自己掂量着呢,说到底,我就是一个随性而行的人。国家体制,你也不是不知道,只允许残留着一俩个地下大佬来维持着秩序,况且这些大佬还都在忙着洗白,大哥选择的道路,险之又险,不成佛,变疯魔。”

    长须感叹一番后,二爷喝了口水,憋了憋嘴道:“我给大哥算过一卦,你别捂头,我知道你不信这些旁门左道,但我还是给你说说吧,做我们这行的,最讲究名声,我二爷的名声不管怎么样,江湖上也是有我这一号的,老古人传下来的玩意,既然能存留,就有他的道理,你和那些凡夫俗子不同,你该明白这些道理,信则有,不信则无,老不死的当年教我这些,也是看我执迷其中,不是没有道理的。给大哥算的那只卦叫风天小畜,卦象是:密云不雨,姑且不给你说卦象了,说了你也不懂。

    卦释:小畜者,以阴畜塞也。有气无质。固有密云不雨之象,如同天旱太甚,田苗枯槁,人皆望云盼雨。谁想密云其布,而无沛然之雨,,得此卦者,暂且忍耐之兆也。

    其实,这是有典故的,昔日杨继业困在效牙谷,曾得此卦,果然差杨七郎救,潘仁美不动,就如密云不雨卦一般。

    这也是大壮卦,阐释壮大的运用原则,有衰退,必有壮大,壮大容易自负,所以大则必正,应当坚守正道,该是要把握中庸原则,外柔内刚,能够节制,不使其过当。壮大也应当量力,不可以妄动。

    你也该听懂了,呸,你早懂了吧,跟着师父那么长时间,扮猪吃老虎的事你干了多少,别以为我潘二爷不知道。反正一句话说,大哥现在发展过急,俗话说的是急气攻心,我也听师父说过,你大哥得吃几次亏才能上位,不过这也不是我们能操心的,他的事,我们管不了,也不敢管,我还真怕我哪天第三条腿被那个猛人卸掉了,那咱哭爹喊娘也是没有用了。

    罢了罢了,我不是去做上位者的命,天生贱命,你让我去喝拉菲我还真得蘸咸菜才能吃得下去的乡巴佬,你要让我一天日赚千金,还不如去街边摆个小地摊天天赚个二三十,每天乐得清闲,那些LV、CHANEL真的离我这种升斗小民远的很,叫我说,还没有我这几块钱的大裤衩有品位。

    潘二爷气若贤者的啰嗦一大堆,把张勇虎的一愣一愣的,不由的竖起手指暗道算你狠,对于这种非妖即神的大仙来说,张勇只有纳头便拜,能吹出这样牛X的人,也是一种才能。张勇自认为自己没有这种淡定自若的勇气去扛起潘二爷那一身行头,还在东陵大学的校园中招摇过市,不论怎么样,从二爷刚才那番语气中,也听出点做人随性道理,管他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一田他二哥,二哥大哥都是他哥,说的对终究是对的,自己能学个一招半式,也得在被窝里偷笑了。

    看着二师兄在那张牙舞爪的说着,一田眼角逐渐湿润了,那个二师兄又回来了。是的,真的回来了,不管二师兄在外面做出什么惊天地、动大仙的事,也不管二师兄在街边摆地摊、赚白眼球、躲城管追捕的事,回来就好。

    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至少现在不会了。

    啥都不求,只要有人看,我就有种天下无敌的感觉,我也在庄周梦蝶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airen.net。

枭梦

手机版阅读网址:m.pairen.net
想看更多xx小视频
请打开百度搜索 51射app
有你想要的内容;
或者直接点击-->【下方51射app】

更多内容请点我 51射app

51射app带给你快乐人生


↘≮千城百县看中国|山东临沂:“十里薯乡”串起甜蜜经济。
▽≮北向资金午后跟随指数大幅波动,全天小幅净买入273亿元。
↑←跨地区人员流动不再查验健康码旅游股直线拉升曲江文旅、桂林旅游涨停。
◇★销售总额超2万亿!最新报告:美国40家军企销售额占全球百强军企一半以上……。
┐◇探访超级工程——白鹤滩水电站。
ω|多地取消强制“落地检”!可以回家过年了吗?。
/*^_^*◇狂枭№ξ/凡然/▆╓医手遮天,傻妃狠绝色』♂/糖果儿./异世之行ω@_/+∏不良Ku。
/▆□写给我们的旧时光→◇/柒疯/█▆帝道至尊◣^_^/凌乱的小道/大侠萧金衍┘∟Ψ/★『三观犹在。
/◥▇绝代风水师』↑/大口九/◆╝紫月啸天々∮/紫月天堂/我只想安静的当个败家子♀◆?/┏‖逍遥雨声。
/╭?偷吻成瘾,前夫强势宠▃♀/七月女巫/﹌∮青春无蒋,一叶慕周‖』/夜丝蓝翎/帝道皇主└□ξ/?▓裁判道长。
我们相信,这些老师对智慧课堂教学的深入研究和实践探索,会引领更多的人继续丰富信息技术的相关知识,持续提高教育教学信息化水平,构建更多网络环境下课堂教学的新模式。
宁波市市教育局副局长张力鸣,督导处何继明处长也参加了学校工作汇报。
病毒无情,人间有爱。
枭梦活动学校教科室采取了全程录像,以便将两位杰出的班主任经验,薪火相传,不断继承,以惠及更多学生,利于师生的共同成长。
随后,他也提到后勤部门的目标就是不断提升服务质量。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