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章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梦江
<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output class="ynxbplu"><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output><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

枭梦 > 枭梦 > 八章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字体:      护眼 关灯

八章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一田偷偷的抹了把眼角,拿起了红塔山扔给了二师兄,笑言:“潘二爷能没钱?说出去那可都是一个笑话。

    当年在五老峰下的南普陀寺后院中,与闽南物流、码头、私募投资巨头喝得安溪铁观音,一语定乾坤的场面,现在可还是被后生长辈津津乐道的话题,我可记得在闽商帮圈中占有半个执牛耳者地位的那个素衣男人,要送潘子轩潘二爷临海别墅和游艇,潘子轩可是半分面子都没有给,拂手而去。

    要知道,那个向来以尊严和面子著称的闽商帮里,面子是最重要的,可以拿来和生命来相比,在福建人的俗语中,有句话是具有代表性的:这个人连自己的面子都不要了,你还能跟他说些什么?没什么好说的。那个儒雅的素衣男子能抛下老脸请潘子轩做事,也是一段佳话,潘二爷不是没有钱,而是不在乎那几枚铜臭而已。”

    “你是在说闽南那个书生林天佑吧,唉,我记起来了,三师弟,别得瑟我了,你是不知道那次回来,我心痛几天吃不下去饭吶,这辈子我最恨自己做劳什子高人形象了,几千万就那么打水漂了,你说我难不难受,恨不得打自己几个嘴巴子。不过话又说回来,那次没有三师弟你相助,得到闽商第一号猛人陈瑾瑜赏识,不然闽商那个圈子到现在也安稳不下来吧,我还怎么去斡旋得了,那些后生长辈只知道五老峰下南普陀寺的一壶好茶平息了闽商帮圈的波乱,谁人能知独闯猛人陈瑾瑜大院的王一田一番言语。哈哈,都是性情中人,莫提此事也罢。”

    潘二爷看到那个服务员小妹把地锅鸡端上来,口水直流,招呼大家吃上了。

    吃了俩口地锅鸡的一田放下筷子,看着如饕餮般吃饭的二爷,轻笑道:“都说福建陈林半边天,那次也怪机缘巧合,陈瑾瑜和林天佑才能闹起来,说到底也是个误会,算上老不死的名声和大师兄的手段,我们才能和解此事,不然,我们也只是俩枚炮灰而已。你说要是林天佑真把陈瑾瑜那个宝贝女儿给办了,我们还能全身而退么?”

    二爷猛拍了一下桌子,把坐在旁边发呆的张勇吓了一激灵,大叫:“他大ye的,如果那次不是误会,别说我们这些后生,就算长我们一、俩辈的大能们,谁要是单人把这事给平息了,欠不动双方一兵一将,那我潘胖子立马滚到他面前俯首称臣,门前大跪三天三夜也不足惜。”

    “你潘二爷又不是没给人跪过,这话我信。能到涂山小庙中大跪三天三夜只求一卦的也只有你这号人物了”一田笑道。

    “三师弟,莫要辱我,你不要老拿那些破事说笑了,师父可是说过,你王一田出头之日,潘子轩加上胡一刀都望尘莫及,这可不是空话,事出有因必有鬼。要比忍,要比为自己想得到的而去下跪,我潘子轩可不如你王大将军一只手。你比我强,下跪不重要,只要是心甘情愿的。哈哈哈···纵你笑我三千里,我自神色不动分毫。”潘二爷得意的摆摆手,向一旁发呆的张勇问道:“大个子,知道陈瑾瑜么,闽南陈家?”

    张勇此时也在长吁感叹这哥俩的对话,不想被打断,结巴道:“呃,也是听说过,身后名号挺多,一介草莽出生、闽南执牛耳者、茶商、重工业巨头、凭一手叫好咏春拳得到猛人称号,背后的故事够夜谈几晚的,我们这些富家子弟特别喜欢谈到他的事迹,感觉是号人物”

    “哈哈,真够劲,他那一手娘娘腔的咏春拳,却得到猛人称号,不单于此,打得一手好拳不重要,那也只能当上位者身后的一条狗,他能被称为猛人,纵然有被称为猛人的资格,他的生平你也知道些,草莽出生,废了几个大能者,每年鹭江里都能捞出几具无名浮尸,不自觉的就稳坐和百年林家霸者林天佑对立面,和林天佑一统闽商混乱局面,是个鬼才。是个鬼才啊。”二爷说到不自情处,拿起雷锋包旁挂行军壶,猛灌了一口,大叫爽快。

    一田接过话题,对着张勇笑道:“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陈瑾瑜和林天佑就是这样上位的,北方有个胡一刀素有不按常理出牌,那是一号人物,其实,陈瑾瑜和林天佑在南方,一文一武,主持着闽商局面,也是闽商的大福,妈祖显灵吶。”

    “你这么一说,我想明白了。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就是说林天佑和陈瑾瑜吧。陈瑾瑜的猛人猛事我们倒听说过,刚才我也说了,他是我们这群公子哥以及长辈茶余饭后的谈资,确实能写成一部传奇小说。但是林天佑,我们始终以为他是继承百年家业而成就一方诸侯,难道书生林天佑还另有隐情?”

    “陈瑾瑜靠猛、狠、霸、武得以上位,不足为怪。要是说起林天佑,那才是能让我一田长吁感叹的,当年林家在福建家大业大,不是嫡系出身的林天佑岂是能当成林家家主之位?除非林家嫡系死绝了。你不知道林家对于非嫡系的做法,满十八岁给个十万任由自生自灭,父辈之人不给任何相助,人家林天佑就是凭着这十万,闯出了大名堂。想听听这个传奇么?”一田满脸唏嘘,向张勇问道。

    “愿闻其详,说来听听,对于这些牛人热血往事,谁也不会拒绝的。”

    “第一月,林天佑捐给福利院三万,林家人热衷慈善,但此时把钱捐给福利院,也是一个笑话。

    第二月,林天佑又捐给福利院三万,林家其他杰出者已经日进上万了。

    第三月,他还是如此,惊动了当时林家家主林鸿涛,林鸿涛老先生开始笑言,林家以后慈善事业,就交给林天佑这孩子打理了。

    第四月,林天佑开始出手了,用剩下的一万元举办了小型慈善晚会,凭着林家在商界、政界的影响,加上三个月内得来的小慈善家称号,林天佑借着这些名号请了当时许多商界、政界精英、大佬,其中包括林老先生。

    他把福利院一些孩子所做的文章,所画的作品给收集起来,统一拍卖,加上每拍卖一副作品时,都让那些孩子上去说说自己与这幅作品的感人故事,不算那些精英、大佬们给坐在前排满脸笑呵呵的大念林家慈善有人的林老先生,也不算最近三个月林天佑闯下来的名号,就是那些故事,都让精英身旁的花瓶女伴涕然泪下,大家纷纷解囊相助。

    记得第一幅拍卖物是一张厦门大学的通知书,一个叫孙小文的小男孩说出自己爸爸妈妈得肝癌死去,买不起一件衣服的自己凭着那股干劲考取了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学习金融时,林老先生老泪纵横,出了三十八万拍下这件承载着希望与坚强的通知书。

    各位大佬看着老先生都那么支持慈善,不甘落后的出资,最后募得善款三百一十余万。中国的慈善或多或少都是有问题的,尤其这种私人举办的慈善。出了问题,愤怒的是那些穷人,不过那些富人不太会过于关心款项问题,况且是林家小公子举办的慈善。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第五月,林天佑用这些钱组织了一个小型私募,在慈善晚会露面读金融专业的孙小文站了出来,全面操控着资金走向。大肆购买证券,成功通过这些有价证券来拉动基金净值的增长。

    第六月···

    第七月···

    第八月···

    ···

    第十二月的时候,钱增长数目已经不足为奇,关键的是林天佑的头脑得到了林家上位者的赏识,做大佬的不会问子孙钱从哪来,只要来的相对于干净,注意相对于这个词,因为他们自己的钱来的也不是干净。

    就这样他打着法律的擦边球,开始了自己的妖孽人生。

    人家说林天佑是靠着孙小文独特的投资眼光上位的,其实,更重要的是他带着儒家之气的眼光,以及敢把家底全部抛光的霸道手段。要知道,没有林天佑,就没有孙小文,孙小文只是书生林天佑埋伏一颗已久的棋子罢了,他永远有着自己的生财之道,等几年后,林老爷子反应过来发现自己都阻止不了林天佑那般白面书生手段,只得作罢,从此金盆洗手,躲到鼓浪屿休闲养生去了。

    听罢,张勇拍手大赞,端起二爷的行军壶,大喝了一口,准备大叫“男子汉,大丈夫,该当如此”之类话时,噗的一声又把口中酒喷了出来,逗得一田和二爷哈哈大笑。

    一田帮着张勇捶背,边大笑道:“二爷的酒,你也敢喝,那可是蒙古草原大汉喝的蒙倒驴,不是你这个喝的惯百威和轩尼诗的嘴巴能受得了的,装豪气,也不要拿自己开刀吧,哈哈哈···”

    待张勇用果粒橙涮好嘴巴坐定时,急忙又问道:“那···当年林天佑和陈瑾瑜又是怎么回事,我平时不在公子哥圈子做的太久,这些事情了解的也少,你给说说。”

    “你该知道的时候,必然会知道的,有时侯,有命听,没命说。这些事情,我不是没有和你说过。”一田看到二爷张口想要说,吓唬张勇道。

    不是怕张勇知道,当年那些事情或多或少的和自己有关,牵扯太多自己的往事,自己不愿提起,只想等二师兄走了后,老老实实过完大学生活,要是大个子知道这些,万一一个嘴巴不紧,说了出去,自己生活还能过得安稳么。

    时间是最残忍的东西,能将一切热血磨平,也能把一切平庸磨得热血。

    一田这二十一年来,值得被人津津乐道的事情也够摆在桌面上说说,现在好不容易乐活俩年,虽然在大学没人知道自己名号,但每天看看学校中走过路过的青春少女,就感觉自己二十一年没有白活,没由想起: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不或伤悲起来,自己不曾想做第二个陈瑾瑜或者林天佑,可是自己有那个命么?一个老不死的说自己能出头之日,或是“潘子轩加上胡一刀都望尘莫及”,可一、俩句空话谁不会说呢。

    他王一田能在东陵大学后小操场蹲上俩年,就不怕再做二十年牛马众生,给人做狗怎么了,能把狗给做的完美,最后一口吞了主人上位,这事一田不是干不出来,哪个上位者不是干点人神共愤的事,才当成一方诸侯的,霸业在手,没人敢说什么三道什么四的。

    这个世界,能者问鼎。

    二爷哪能不知道一田这些小心思,他在师兄妹中,不是最笨的人,要不然怎么能学得起那么多奇门左道,不由感叹难为师弟了,想想自己这俩年生活,真是对不起这个二师弟,于是改口道:“他们一文一武,都是闽商中的执牛耳者,反正陈瑾瑜撼动不了家大业大的林天佑,书生也不能一夜之间除名猛人陈瑾瑜。三足鼎立也好,也好的。真是有什么大仙大佛能去破坏那边规矩,我们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大个子,不要以为他们那么大家业不会被撼动,华尔街有着158年悠久历史的投资银行雷曼兄弟不是说破就破,要是中国真能出现那种大能,也会是比林天佑上位还值得津津乐道的一段佳话吧”

    “这个世上,总有一俩个人不按规矩行事”

    “要么成佛,要么疯魔。”

    听完这些,张勇也知足了,一田说的也是,自己就是一个大学生,不必知道那么多内幕。中国有个规矩,饭桌上的话听一半,信一半。今天二爷和一田说那么多,自己就当故事听了去,不等哪天说出去,满足自己那点幻想细胞就行,哪个男儿没有热血过?

    不知面前二位爷,是不是会是所说的不按规矩行事的主呢?

    没由的想到刚才吃饭前,二爷哼唱的那段:忆当年,大风雨,我自巍然不动,取敌首在千万万好汉前······”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红塔山,谁的最爱?嘿嘿,今天周六加更一章,大家都乐呵乐呵。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airen.net。

枭梦

手机版阅读网址:m.pairen.net
想看更多xx小视频
请打开百度搜索 51射app
有你想要的内容;
或者直接点击-->【下方51射app】

更多内容请点我 51射app

51射app带给你快乐人生


〓┛┳⊥原创动画|牢记这些要点!做好个人健康防护。
▇_建业地产午后一度升15,已汇出2023年11月到期债券应计利息。
∞〗侃财邦|人民币大涨!对你的钱袋子影响有多大?。
^_^々外媒:美英宣布将根据“新能源伙伴关系”,确保明年液化天然气供应。
ぷ〖美国夏威夷两座火山持续喷发当地派出国民警卫队。
⊿┐首届世界电影产业大会将举办全球电影制片人论坛。
●◥台盟第十一次全盟代表大会在京开幕王沪宁代表中共中央致贺词。
』』商务部就欧盟将就两起诉我世贸争端案件提请世贸组织设立专家组答记者问。
⊙◥驾校教练骚扰女学员称想与其“谈朋友”,知情人:已被开除。
/┗﹋纣临№﹏/三天两觉/∽☆创世寻天┅^-^/晴空雨诺/道祖Θ_』/ぁ╔我兜里有糖。
/┓ω烽烟满袖花满襟↓◥/子初关/■§山河已故ぷ▃/顾奕柒/大洋帝国◥◥+/∵^*^北思昭予。
/↓┛┳⊥鹰扬三国∑</天上白雪/∽▇江与山和湖┛┳⊥^_^/怅梦/血月长歌行^*^〓Ψ/╯″珩恒。
/┗☆绝品医师*^_^*↑/童先森/ξ№重生之我要冲浪┓◥/睡觉会变白/好家伙,我穿成男主了!▲≯▇/ξ*^_^*牛奶绵绵冰。
课堂上,青年教师们的课堂展示结合学校正在推进的信息化PAD教学由浅入深、循序渐进,老师们恰到好处地运用提问、分组、播放视音频等多种辅助手段,极大地提升了课堂效率。
他还就高三下一阶段的复习提出了切实具体的设想与要求。
他从学情角度出发,从聚焦重要概念的单元整体教学设计的角度明确了本节课的教学目标,并强调了课前准备的重要性。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