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章 君临此处气吞万里如虎-梦江
<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output class="ynxbplu"><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output><canvas class="ynxbplu"></canvas>

枭梦 > 枭梦 > 九章 君临此处气吞万里如虎
字体:      护眼 关灯

九章 君临此处气吞万里如虎

在国家机器光辉面前,没人能逃得过去,这是每个生活在阳光下的人必须承认的,除非你是在给国家办事,也得看看这尊机器的脾气。

    一田看着面前用啤酒喝高了的大个子,想起当年大哥和自己说过的这一句。有多少人奋斗在社会的前沿,却又被这个社会无情的吞没,有多少升斗小民妄想着一步登天,却被时间这个残忍的东西磨灭。

    “二师兄,说吧,这次来上海,你又想着祸害谁,这俩年,我不问你在干些什么,起码捡个好听的讲讲吧。我的生活充满了太多平淡,该是要用你的热血来刺激刺激了,小师妹和大师兄这些日子我是见不到了,除了可爱的小师妹不时给我打个电话问平安,大师兄那头犟牛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情,我可不敢过去打扰,你可是我最常见的人,说说你这些年的情况吧。”一田抽着红塔山,烟雾中眯着眼笑道。

    “其实也没有啥,值得夸耀的也就是离开你之后,我把一个女人变成千万富翁,不值得一提,哈哈。”二爷打了个饱嗝,桌上已经消灭掉大半食物。

    张勇愕然,挑起大拇指,半天才说:“二爷大能!”

    也提到过,一田属于那种喜欢观察甚微的人,他感觉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二爷这幅打扮,没有哪个女人能信得过他,凤姐也不除外,于是疑惑的问道:“那她以前是干什么的?”

    “没什么,一个做钢铁工业的百亿富翁而已。”二爷摆了摆手,叫服务员又加了点饭,丝毫没有羞愧之心。

    一田一捂头。

    “你是说湖北水蓝实业的乔水蓝?湖北是中国近代工业的发祥地,是我国重要的老工业基地之一。水蓝实业在很早前就把握时机,大肆投资钢铁工业,已建立起具有一定特色的产业体系,形成了以汽车、钢铁、光电子信息为优势产业的格局。并在03年与zhengfu合作,由zhengfu部门持股三成,演变成多方控股式集团,也是zhengfu与地下世界维持利益的三脚架。”张勇瞪大了眼睛,大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他或多或少的也听说了一些。

    一田虚弱的问:“那乔水蓝又是谁?”

    “水蓝实业的董事之一,早年创办水蓝实业。生平和乔布斯差不多,完全就是《天龙八部》中乔峰!都是自小没见过亲生父母,被平凡养父母带大。少年成名,一跃登顶。然后在世人瞩目中,众叛亲离,含恨隐去…再然后,王者归来,傲凌绝顶。最终,盛年之时,颠峰乐章戛然而止,留给世界一片惊愕。业内只是说乔水蓝瞬间垮台,没有打任何招声,没想到这事还和二爷有着渊源,一田,你平时是不看新闻,是不关心这些的”

    “二师兄,你还能再干点缺德事么?”一田捂着头,苦痛道。

    “是啊,人家说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素以聪明,狡猾著称的乔水蓝,这些年可谓是春光得意,风生水起,没有想到被潘二爷摆了一道,你真是妖孽级人物了。不过,外界关于乔水蓝涉黑传言也不少,要不然怎么能在众叛亲离后,重新王者归来,做足一副唯我独尊的架子,听说长江里被沉下去的尸体,有不少都是对乔水蓝众叛亲离的那些人,记得那时水蓝实业可谓是人心惶惶,该双规的被双规,该辞职的辞职。其后至今,水蓝实业可都是稳走国企路线,在这个机器的*下,一路顺风,可见乔水蓝恐怖之处。二爷,你平时可要小心行事啊。”张勇满脸担忧道。

    “不提也罢,湖北拐子徐子塞早给我放出话来了,那个潘胖子下次要是在湖北出现,直接废了他一条腿,这次我不跨省追杀他,是给他上面的老人一个面子,下不为例。徐子塞不跨,我这辈子是不敢跑去湖北佬地盘放肆了,一田你可得给我做主啊,拐子徐子塞的宝贝女儿,可是一个水灵姑娘,也就是乔水蓝那骚娘们的侄女,你可得去把她给拱了啊。要不然你二哥我这辈子死都不甘心吶。”二爷放佛受了天大的委屈,拽着一田的袖子哭诉。

    一田捂着头没有说话,这个二哥说的简单,只是把一个女人拽跨了,背后的心酸不知道能说一千道一万,他是一个把能说的话说出来给人听,不能说出来的部分,打死也不会说。一田不知道二哥其中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肯定有二哥的苦衷,他不会平白无故冒那么大风险去和一个有着强大*的集团做对,对于二哥做出来的这些猛人猛事,他只是在不停的学习,毕竟他们不能帮自己一辈子,总会一天,他们会放手叫自己一搏的,一个师父四个弟子,其他三个都在风骚,没由的会让自己做一辈子路人甲。

    “二爷,那你这次来上海又准备干什么?准备祸害哪家姑娘。”一田无奈道。

    接着又忙声说:“你不要给我惹麻烦啊,我可不想招惹什么是非,被上海大东家赶出去。到时候,灰头土脸的找大师兄帮忙捡命,我可丢不起那个人。”

    看着三弟一脸心酸,二爷把筷子放下,直视一田,正声道:“王一田,你知道师父原来向天大问,你什么时候能出头么?人在做,天在看,老天不会有不长眼的时侯,除非连老天都看不起你,将你无情的抛弃,那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哭?哭倒长城都没用。”

    “当然知道,然后就把我扔到东陵大学里来了,叫我稍安勿躁,那个老不死的又云游四海去了,我极度怀疑他是怕带着我这个拖油瓶,耽误自己泡师太。这俩年,我也无时不刻的在想这些事情,什么时候,我才是个头呢?”一田平淡的笑了笑,仿佛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那就好,说明你这块顽石还没有被时间打磨平滑,知道么?师父在我从湘西老林出来的时候,给我发伊妹儿,只说了句——是骡子是马该出来溜溜了,我就知道师父是让我过来解开缰绳的。”

    “他还有伊妹儿?这老不死的也赶时尚了?他不是没有学过拼音么?二十七个字母都背不全么?”一田愕然道。

    “扯,你背全了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读这个大学是用钱买进来的,现在师父连天涯账号都有了,微博也注册了,你说时尚不时尚,他现在还在学习塔罗牌,星座学,我们业界也要与时俱进么,我们的星象学就是没有国外的星座学容易泡妞,国内这些小姑娘就是爱上了那一口,唉,世风日下啊!不得不承认,你永远不要猜测老不死的在搞些什么东西,高人做到那个份上,也只能用贱人来形容了。

    不过枪打出头鸟,你小子要是不想出头,我可以把你这个缰绳系着更牢固些,一些事,你经历的不少了,大风大浪你也扛过,大雨暴雷你也被劈过,低过头,道过谦,给人跪下三天三夜你也干过。你得好好想想,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这次可正是有个锻炼你的机会,王一田,王大先生,你自己掂量着看吧。我潘子轩专程过来找你,就看你一句话了。不服就干,谈不成,我潘二爷凭着业界的名声,也不会遁去,反正就看你王一田一句话了。”二爷吹胡子瞪眼的向一田喊道。

    “怎么说?这可是一个光怪陆离的城市,只要你有钱,就没有你办不到的事,难道你在东海真惹着了什么大神,自己摆平不了,才来拖我下水,潘胖子,我告诉你,要死你去,我不想被你拖着后腿,我还乐得逍遥快活呢,想在东陵大学多看俩年女人屁股,你别来给我搅屎。不要给我唱一出白帝城托孤,以老不死的名义来利用我,爷还不是后主刘禅,没有白痴到那种地步。

    上次在闽南,要不是你,我能去陈瑾瑜大院里叫板么,实话告诉你丫的,当时我一田大将军后背可都汗湿了,起认识你以来,你给我找过清闲日子过嘛,跟着你,我可是天天担惊受怕的。”看着一田拍桌子,踢板凳的,可把张勇吓得不轻,连忙把一田拉下来坐着,生怕这二位爷要在这里比划比划,他可丢不起这个人。

    二爷听了一田一番激愤,也不烦恼,只是接着说道:“知道我这次来上海为了何事么?不只为了巴巴的看上你一眼,在湘西时候,我算是体会到什么是踏破铁鞋了,翻了多少山头,问了多少路人,得了多少白眼,可惜还是没有任何线索让我找到那个土家寨。

    后来在我身无分文,一筹莫展之际,我遇到一位面露难色的上海人,估计家里不是老婆难产,就是孩子栽在派出所里出不来了,我潘二爷当时就涨兴致,要给他算上一卦,他也请我吃了碗面,谈话间,他给了我一个蛛丝马迹,我才顺藤摸瓜过去的,这次也多亏了他。

    我这人不喜欢拖欠别人什么,哪怕是一碗面。

    进山中时,我要了他一张名片,待我在山中办成了事,出山时,想起那人面露难色,定是有事困扰与他,我就按着号码拨了过去,问他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他估计也是焦头烂额中,以为我是来打秋风的外人,随口打发了我去,刚说过我不喜欢拖欠人家什么,就告诉他俺叫潘子轩,他随口打了个哈哈就挂了电话,搞的二爷我好不难堪。”

    “哈哈,潘二爷也有吃瘪的地步,你潘子轩的名声也不值钱喽”一田拍着桌子大笑,仿佛看到了二胖子吃瘪后便秘般的表情。

    一田喜欢于此。

    潘二爷摇了摇头,看着一田缓缓道:“过了俩天,那个上海人给我打了电话,言下之意说自己有眼不识泰山,没有想到我就是道上传言的潘二爷,然后说我这次要是能救他,这辈子甘愿给我做牛做马,俯首称臣。我不觉他有什么过失,就顺便过来拉他一把,也来把你这头犟骡子的套子给解开,是该放你这个骡子出来溜溜。

    这个可是关于上海地下世界的草原,就看你走的规不规矩了,你这头骡子是跑或是走,上海的大东家可是睁着眼睛看着呢,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成王败寇,我看挺符合现在局面,记住吶,一田,不成功,便成仁。不是我二爷笑你,还不知道你这头犟骡子能跑多远。”

    “你是说这次让我去火线救援?一个关于上海地下世界的一场纷争?那我能干些什么?去给人家当炮灰?还是给我发上一把砍刀,杀出个天高云淡?我不是会这拳那拳的畜生级打手,给人当条狗,还得看人家赏这个脸不,那人虽然是急病乱投医,可是我这种庸医,一个小角色,是入不了人家法眼的。”一田眼无奈的苦笑起来。

    “谁说不是呢,我们的大英雄。哪家男子没有拯救世界的梦想,只因手中那把刀不够锋利,割不断这个是是非非的乾坤,杀不出一个大元世界来。”二爷哈哈大笑。

    “不过山人自有妙计,你不必多管,看样我潘二爷这次该拉下老脸,帮你求求几尊大佛了,怎么说,这也是我二师弟出道来的第二仗,一定得打个漂亮,杀出个传奇来——未来些日子,这将是一些上位者圈子里茶余饭后的谈资!三师弟,你说是不是?”

    “潘子轩,咱们平时嬉笑怒骂的,你也是知道,哪时是闹着玩,哪时是动真格,既然你话都说到如此,我王一田大将军不能说放着有肉不吃,喝人家的剩汤。咱注定不是舔人家碗边,看人家脸色小心行事的料。好吧,那——我干。我的刀已经寂寞很久了。”一田一拍桌子,舔了一下嘴角,豪气顿生,颇有大将之风。

    “不过跟着你的计划走,我怎么还是感觉自己被坑了一般···”一田又一捂头道。

    潘二爷没有管一田的话,答非所问道:“谁说我们家一田是个闷骚男,我二爷把他扎稻草人,刺死他,咒死他。哈哈哈···这下有戏可看喽。”

    从今以后,天下谁人不识君!!!

    王一田,俩年蹲在花坛上的日子,你是否饥渴了。成王败寇,看到其他几位师兄妹在世间逍遥伊始,大红大紫。虽说自己还能忍上二十年牛马日子,但是你注定不是让机会消失的人,该来的总会来的,没由来会去放弃机会。你可以死的早点,也不愿一生碌碌无为,死后浪费国家土地资源。

    我,王一田,内心还是热的,还是有血的。

    还可以战一把。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短短俩句话,十四余字。莫名想起那句: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今天都快9000了···嘿嘿,我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pairen.net。

枭梦

手机版阅读网址:m.pairen.net
想看更多xx小视频
请打开百度搜索 51射app
有你想要的内容;
或者直接点击-->【下方51射app】

更多内容请点我 51射app

51射app带给你快乐人生


◆^_^泽连斯基被选为《时代》杂志2022年度风云人物!普京:如果和平方式不奏效,俄将采取一切既有手段捍卫国家利益。
∑Ψ中国为世界黑土地保护贡献方案。
<■清华、人大:师生出入校不查验核酸证明,校内核酸“愿检尽检”。
∈◆美国一加油站多次被抢劫后雇佣武装保安配备AR15步枪和防弹衣。
╗┷“新征程的中国与世界”中阿媒体研讨会在利雅得成功举办。
¤^*^台积电刘德音:亚利桑那州两座工厂投产后年营收将达100亿美元。
≤┗成都市2022年度第15号食品安全监督抽检结果通报。
▆ω道县自然资源局积极开展2022年“宪法宣传周”系列活动。
/№┗清归^*^▼/星影瑶瑶/┓┯秀星^*^⊿/己亥晨星/都市阴阳仙医≈┏◣/ω█辉二。
/◣﹏网游之御剑苍穹┏◥/剑道无情/』╩邪魔加身∮①/悠悠然乐乎哉/晚明之霸道大当家∑≡▄/〓▄长胜之虎。
/⌒╗万古帝一▆▲/杀人放火/√』梦里春秋:二少爷的梦〖█/孽海花/漫威之游戏召唤♀┐▆/㊣№纯银羽翼。
老师们在丰富多彩而又意蕴深厚的小组活动中,切身体验了自我探索和自我觉察的过程,发现了未知的自我,积蓄了自我能量。
中澳中心:陈郁枫 12月8日下午三点,在宁波市李惠利中学VCE活动中心,枭梦作为全国戏剧研究会成员学校邀请来了知名的甬剧表演家沃兴康老师做了一场关于甬剧知识的讲座,这枭梦也是市委宣传部戏曲名家进校园的活动内容之一。
2月15日学校向学生及家长发布线上教学意见和线上直播辅导课表。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